太阳之歌

  从昨日起,一直从各个渠道得到台风”圣帕”的消息,十分的严阵以待。我们这群人也急急忙忙的在昨天晚上从那小小的海岛赶回家中。若是预报准确的话,那个小岛基本就是台风登陆的范围,16级的台风,想必今天那岛上也是一个人都没有的了吧。今天,一直是阵阵的急雨,风也是阵阵的,没有想象中的大。预报说,上半夜会登陆,但谁知道呢,也许又会拐弯?似乎每次严阵以待等待着的台风多半都会拐弯。印象里最深刻的一次拐弯是在大四开学的时候,那天也象今天这般的慎重其事,老师一间间宿舍嘱咐着不要出门。大牛却在台风要来前跑到学校找我,骑着自行车。我很不情愿的跟他走了一段,心里老是怕着台风来,一直的催他走,他却若无其事的一点不担心。我还记得那天我穿着一条粉色格子上白色雏菊的连衣裙,那是在锦衣传奇打折品里60元淘来的,梳着两条麻花辫子,最后在东西区交界的小桥边终于把大牛劝回去了,但是那次的台风却绕道了。那天的我根本想不到,十年后的台风夜,大牛会坐在客厅和遥遥同学一起看《大闹天空》,被遥遥同学无数的为什么问的快要抓狂。人生际遇总是神奇,但我深感知足,尤其跟那些日本电影的女主角们相比,更是知足。
  
  
  看日本纯爱电影,很可以增长医学知识,因为电影里的女孩们总会得各种各样我们没有听说过的怪病。而且,得病死掉的总是女孩们,男孩们都很健康的继续活下去,在回忆美丽青春的初恋女友的同时怀抱新女友。当然,我这么想这些男孩是很煞风景的,我应该想着,男孩会永远的怀念女孩,然后终生不娶。但是,我们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死去的人总是会被渐渐淡忘,只会在偶尔的时候被长大成男孩的男人记起。不过,虽然知道这些人之常性,我观看日本纯爱剧的热情和被感动程度却丝毫没有受其影响。由此可见,我这人是中毒颇深且屡教不改的典型。
  
  
  听到电影里的女孩对男孩说:我叫熏,今年16岁,喜欢吃香蕉,没有谈过恋爱。心里忽然想到了《蓝色大门》,愣头愣脑的陈柏霖逮着女孩就说:我叫张士豪,吉他社游泳队。只是这在男孩嘴里愣头青的傻话在绝症女孩嘴里急急说来,便有了一股略带绝望的甜味。女孩很可爱,虽然不漂亮,但十分清纯。而男孩傻乎乎的,笨手笨脚,却有十分阳光的笑容,真诚的让人放心,女孩能遇到他,也算是一个幸运。女孩划燃一根白色火柴,点起蜡烛,坐在地上唱歌,那首初恋的歌,感动了男孩,也感动了我们。
  
  
  《太阳之歌》剧情结构颇似《在世界中心呼唤爱》,纯洁如白纸的初恋,但女孩身患绝症,男孩陪她走完生命的最后一程。但太阳之歌比呼唤爱多了一份信念,一份好好活着的信念,一份坚持歌唱的希望,这又有点《一公升眼泪》的影子。而少女对歌唱的热爱和对生活的热爱是这部电影有别于其他纯爱悲情剧的一个亮色。这部电影虽然是励志加纯爱,其实还是没有多大新意。象这般并无太多新意的电影,要取胜只有靠细节处理和情感描述。太阳之歌在这方面算是还不错的,父亲这个角色塑造的很好,尤其是询问女儿好友,若自己去找那个男孩,女儿会不会生气的那段,非常细腻的刻画出严父对女儿的慈爱。有了父母之情,有了对生活的热爱,电影就变得丰满起来,不只是纯纯爱情那么简单的主题。
  
  
  女孩走的时候,身边围满了向日葵,这与她在人群里唱歌的背景画向映衬。一个无法在阳光下行走的女孩,一定很羡慕向日葵,这样阳光的花朵,所以选择这属于太阳的花给女孩送行,真是再适合不过的。某天,电台里终于传来女孩的歌声,男孩,朋友,父母都开心的笑了,女孩的梦想终于得到了实现和承认,于是她的离去似乎也变得没有那么伤感,而多了一点温暖和鼓舞。
  
  
  电影结束时字幕旁的简笔动画极妙,小小的窗口,风吹雨落雪飘,太阳升起落下,月亮来了又去。终于有一天,男孩骑着摩托在窗下,女孩拿起窗前吉他跑下楼去,手牵手,身影在夕阳下拉长。这是导演对女孩的祝福,也是所有观众的期望,在那白色小窗户外悄悄的实现了。
http://movie.douban.com/review/1196809/

  1. 尚無回應.

  1. 尚無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