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人向上的太阳之歌

提示: 有关键情节透露

  太阳之歌是那年看完白夜行后打算继续的一部日剧,但因为种种原因。。。耽搁了…

生命未熄,梦不止

   电影版的在前几年就已经看过,因为担心看完电视剧版之后不可避免的会将两个版本进行对比,所以一直搁到现在才重温这个故事。
   现在已经改名为英龙华的当时还叫绘里香的女一号,其实很多年前我就已见过她的照片,只是当年刚学会上网,不知道她是一名日本的女优,还傻傻的信了某网友的话,说这是他女朋友,还在心里不断的惊叹,这姑娘可真纯到家了。
  
   事隔多年再次见到此女子,隐约有腾原纪香的感觉,只是已嫁为人妇,虽然跟自己一个年龄,但一想自己连对象都还没有,不免又是一阵伤感。…

日落之后 日出以前

  日落之后,日出以前。
  这是属于她的时间。
  “i …

太阳之歌

  从昨日起,一直从各个渠道得到台风”圣帕”的消息,十分的严阵以待。我们这群人也急急忙忙的在昨天晚上从那小小的海岛赶回家中。若是预报准确的话,那个小岛基本就是台风登陆的范围,16级的台风,想必今天那岛上也是一个人都没有的了吧。今天,一直是阵阵的急雨,风也是阵阵的,没有想象中的大。预报说,上半夜会登陆,但谁知道呢,也许又会拐弯?似乎每次严阵以待等待着的台风多半都会拐弯。印象里最深刻的一次拐弯是在大四开学的时候,那天也象今天这般的慎重其事,老师一间间宿舍嘱咐着不要出门。大牛却在台风要来前跑到学校找我,骑着自行车。我很不情愿的跟他走了一段,心里老是怕着台风来,一直的催他走,他却若无其事的一点不担心。我还记得那天我穿着一条粉色格子上白色雏菊的连衣裙,那是在锦衣传奇打折品里60元淘来的,梳着两条麻花辫子,最后在东西区交界的小桥边终于把大牛劝回去了,但是那次的台风却绕道了。那天的我根本想不到,十年后的台风夜,大牛会坐在客厅和遥遥同学一起看《大闹天空》,被遥遥同学无数的为什么问的快要抓狂。人生际遇总是神奇,但我深感知足,尤其跟那些日本电影的女主角们相比,更是知足。
  
  
  看日本纯爱电影,很可以增长医学知识,因为电影里的女孩们总会得各种各样我们没有听说过的怪病。而且,得病死掉的总是女孩们,男孩们都很健康的继续活下去,在回忆美丽青春的初恋女友的同时怀抱新女友。当然,我这么想这些男孩是很煞风景的,我应该想着,男孩会永远的怀念女孩,然后终生不娶。但是,我们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死去的人总是会被渐渐淡忘,只会在偶尔的时候被长大成男孩的男人记起。不过,虽然知道这些人之常性,我观看日本纯爱剧的热情和被感动程度却丝毫没有受其影响。由此可见,我这人是中毒颇深且屡教不改的典型。
  
  
  听到电影里的女孩对男孩说:我叫熏,今年16岁,喜欢吃香蕉,没有谈过恋爱。心里忽然想到了《蓝色大门》,愣头愣脑的陈柏霖逮着女孩就说:我叫张士豪,吉他社游泳队。只是这在男孩嘴里愣头青的傻话在绝症女孩嘴里急急说来,便有了一股略带绝望的甜味。女孩很可爱,虽然不漂亮,但十分清纯。而男孩傻乎乎的,笨手笨脚,却有十分阳光的笑容,真诚的让人放心,女孩能遇到他,也算是一个幸运。女孩划燃一根白色火柴,点起蜡烛,坐在地上唱歌,那首初恋的歌,感动了男孩,也感动了我们。…

小太阳

  第一次感觉到脆弱,为了你,很想很想好好的活下去。
  第一次发现月亮很美很美,特别是两个人一起看的时候。
  第一次觉得活着,真的是可以遇见很多美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