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ely Ride

  从来没有人为我引路。
  
  从来没有同伴。
  
  这迂回的山路……
  
  
  我一直孤单的走。
  
  
  一步比一步艰辛。
  
  
  大约八岁的时候,我便清楚明白我患的,是甚麼样的病。
  
  但是我从不觉得,XP会是我面前的一块巨石。
  
  它阻挡我的前路。
  
  记得念小学的时候,爸妈认为我的病情并未到达最差的地步,於是让我试上学。
  
  但是,我要穿一件防紫外线的衣服。
  
  那时候并不觉得,但现在再看看,穿起防紫外线衣服的我,根本就像个傻瓜。
  
  带轻快的步伐,走到了教室。
  
  我本来想可以找到几个交心的朋友。
  
  只是……
  
  不要说是朋友,他们很明显地把我当成外星人般看待。
  
  不知老师是否害怕其他同学会被我的外型吓坏,故意把我安排在一个独立的坐位上。
  
  同学看见我也好像想要躲起来似的。
  
  不管我用多亲切的语调跟他们打招呼,他们还是不会回应我。
  
  或许,我是透明的。
  
  真的……很无助。
  
  
  不过,在午休的时候,超出我所估计的,有一个女孩跑过来跟我聊天。
  
  我很快便以为她是我值得信任的人。
  
  纵使其他人每天都向我抛出鄙视的眼光,在走廊上路过也会听到不少人的闲言闲语。
  
  但我一直都表现得很平静,因为,我知道我已找到了一个了解我、明白我的人。
  
  这样的日子维持了九天。
  
  
  到了那个最刻骨的第十天……
  
  那天,一如以往,在午休的时候,那个女孩又跟我聊天。
  
  她也有她自己的朋友,但能够陪我数十分钟,已令没有其他朋友的我的心踏实多了。
  
  然后,很快的到了下课的时间……
  
  跟过往的几天一样,爸爸和妈妈开了一辆货车来迎接我。
  
  上车后,我隔玻璃窗看到了我的「好友」。
  
  她跟我的眼睛对上了。
  
  这点,我绝对肯定。
  
  我举起手,想跟她说句再见。
  
  可是……
  
  她仿佛看不见我的存在。
  
  她转了个身,望向她身后的方向,就好像我正在跟她身后的某个人招手一样。
  
  不过,我可以肯定当时她的身后并没有任何人。
  
  那时的我,并不明白。
  
  其实当时,她的好友正在她第边……
  
  
  她害怕被她们知道自己跟一个「异物」交了个朋友。
  
  这,是那样丑的事吗?
  
  
  我记得那时的我很伤心,但却哭不出泪。
  
  可是,我跟我的爸妈说:「明天我……不要再上学了……」
  
  那时的爸妈很担心,怕我是给人欺负了。
  
  但到了最后,他们还是让我退学了。
  
  我这一生中,就只有这十天的校园生活。
  
  而结果……
  
  我还是孤单的走。
  
  
  现在看这小时候的日记本,令我意识到,
  
  那长又长的道路,确实使这刻的我……
  
  
  
  很想哭出来。
  
  
  
  
  完
  ———–

轉自:百度貼吧 http://tieba.baidu.com/f?kz=321262665

  1. 尚無回應.

  1. 尚無引用.